AG真人下载

邮箱登录:
黄旭华
我国第一代攻击型核潜艇和战略导弹核潜艇总设计师
黄旭华,1924年2月24日出生于广东汕尾,1949年毕业于国立交通大学。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船舶领域著名设计大师、核潜艇总体设计研究专家,中国第一代攻击型核潜艇和战略导弹核潜艇总设计师,为我国核潜艇的研制事业作出了开创性、奠基性贡献。当选中国中央电视台2013年度感动中国十大人物,先后获2017年度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成就奖、第六届全国道德模范敬业奉献类奖项等荣誉,2019年“共和国勋章”获得者。2020年1月10日,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精彩故事

精彩故事01

“骑驴找马”设计出中国核潜艇

核潜艇研制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艇型问题,实际上是走什么技术路线问题。美国为了研制核潜艇谨慎地走了三步,先把核动力装在常规线型潜艇上,再建造水滴型常规动力潜艇,最后结合成核动力水滴线型试验艇。苏联人跳的步数更多,五级、六级跳。中国的核潜艇研制,是分多步走,还是一步到位?当时存在较大争论。“我们已经知道了核动力水滴型是可行的,这就像部队行军,已经有侦察兵探出一条准确道路,再没有必要去走弯路。”黄旭华说。黄旭华坚持三步并作一步走,选择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也是难度最大的水滴线型艇体。就是这么一个思路的转变,让中国核潜艇的下水时间至少提前了10年。“当时,我们只搞过几年苏式仿制潜艇,核潜艇和潜艇有着根本区别,核潜艇什么模样,大家都没见过,对内部结构更是一无所知。”黄旭华回忆说。没有条件,或者条件不具备,怎么办?在国外严密的技术封锁条件下,黄旭华和同事们大海捞针般从国外的新闻报道中搜罗有关核潜艇的只言片语,仔细甄别这些信息的真伪,拼凑出一个核潜艇的轮廓。“我们的办法叫骑驴找马。如果连驴也没有,那就迈开双腿也得上路,绝不等待。”黄旭华说。

后来,有人从美国带回来两个“华盛顿号”核潜艇的儿童玩具模型,黄旭华他们如获至宝。他们把玩具拆开、分解,兴奋地发现,玩具里密密麻麻的设备与他们构思的核潜艇图纸基本一样,这就验证了他们此前的探索。黄旭华通过大量的水池拖曳和风洞试验,取得了丰富的试验数据,为论证艇体方案的可行性奠定了坚实基础。核潜艇技术复杂,配套系统和设备成千上万。为了在艇内合理布置数以万计的设备、仪表、附件,黄旭华不断调整、修改、完善,让艇内100多公里长的电缆、管道各就其位,为缩短建造工期打下坚实基础。正是这种精神,激励黄旭华团队一步到位,将核动力和水滴艇体相结合,研制出我国水滴型核动力潜艇。

精彩故事02

用最“土”的办法解决最高端的科技问题

边研究、边实验、边设计、边基建、边生产,靠着简陋的算盘和计算尺,靠着笨重的磅秤……通过大量的计算和试验,黄旭华和同事们打破常规造船程序,最终将核潜艇的核动力装置、水滴线型舰体、发射装置等“七朵金花”一一摘下。1970年12月,我国第一艘攻击型核潜艇顺利下水。

精彩故事03

精彩故事06

与父母家庭失联30年的人

1、“对国家的忠,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孝”1958年夏天,时任上海船舶工业管理局产品设计一室潜艇科科长的黄旭华,接到前往北京出差的紧急任务。来到北京后,他才得知自己被选中参与核潜艇工程研制。领导告诉他:核潜艇研制是国家最高机密,要一辈子隐姓埋名,默默无闻,即使犯了错误,也只能留在单位打扫卫生。1957年元旦离开广东老家时,母亲叮嘱他要常常回家看看。当时他满口答应。谁也没想到,再一次见到母亲时,已经是1986年11月。一别就是30年。父亲、二哥去世,黄旭华都没能回家奔丧。老家人问他干什么,不能说;家里有大事,不能回。兄弟姐妹甚至是母亲都难免心有郁结。他成了一位被家里的兄弟姐妹们埋怨“不要家、忘记父母的不孝儿子”。“并不是不想回去,是不想让组织为难。”没有回去探望病重的父亲和二哥,成了黄旭华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1986年11月,黄旭华在离家30年后第一次回到老家。见到93岁的老母,依然不能说他是干什么的,老母亲也不再问,知道问了也白问。他眼含泪花说:“人们常说忠孝不能双全,我说对国家的忠,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孝。”直到1987年,母亲收到他寄来的一本《文汇月刊》,报告文学《赫赫而无名的人生》首次公开描写了中国核潜艇总设计师的人生经历,里面并没有提“黄旭华”的名字,但有“黄总工程师”、“他的爱人李世英”等字眼,这让母亲坚信这个“黄总设计师”就是她的三儿子。那段时间,母亲一遍遍地反复阅读这篇文章,泪湿衣襟。她没有想到被家里的兄弟姐妹们埋怨“不要家、忘记父母的不孝儿子”,原来在为国家做大事,她把儿孙们叫到一旁,只说了一句:“三哥(黄旭华)的事情,大家都要理解,都要谅解。”多年后,妹妹把这一场景向黄旭华叙述,他涕泪纵横,泣不成声。1988年南海深潜试验,黄旭华顺道探视老母,95岁的母亲与儿子对视却无语凝噎。30年后再相见,62岁的黄旭华,也已双鬓染上白发。面对亲人,面对事业,黄旭华隐姓埋名三十载,默默无闻,寂然无名。

2017年
2017年10月25日,荣获2017年度何梁何利基金最高奖——“科学与技术成就奖”,2017年11月9日,获得第六届全国道德模范敬业奉献类奖项。
2019年
2019年9月17日,根据主席令被授予“共和国勋章”。
1978年
黄旭华曾先后于1978年获全国科学大会奖
1985年
1985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导弹核潜艇研制获
1986年
1986年,被授予船舶工业总公司劳动模范。
1989年
1989年,被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
1996年
1996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
2013年
2013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
2017年
2017年10月25日,荣获2017年度何梁何利基金最高奖——“科学与技术成就奖”,2017年11月9日,获得第六届全国道德模范敬业奉献类奖项。
2019年
2019年9月17日,根据主席令被授予“共和国勋章”。
1978年
黄旭华曾先后于1978年获全国科学大会奖
1985年
1985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导弹核潜艇研制获